<em id="6weib"></em>

        1. 新聞列表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詳情

          環境治理政策對塑料回收再生利用的影響

          更新時間:2021.04.27 ???? 作者:管理員 ???? 人氣: 87

          在塑料回收再生行業工作的一年半時間,深切地感受到環境治理政策對行業的巨大影響,促使我認真思考這個行業,這不是行業問題,而是社會問題。

          塑料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塑料所代表的不是一個產品,而是一個巨大的產業鏈。全球每年有3.5億噸的塑料來源于石油、煤炭和天然氣聚合而成的樹脂,樹脂是高分子材料。塑料在當今經濟生活中廣泛應用于衣食住行中,如食品飲料、日用品、醫藥護理、電子電器和農業等。塑料作為一種特殊的資源,是不能自我代謝或者降解的,在使用棄置后沒有得到處理,產生了巨大的環境問題。塑料從生產、制造、消費、最后到棄置的全生命周期中,每個環節對氣候變化和環境污染都影響巨大。

          看待塑料最大的誤區在于,在其使用廢棄后沒有被看作資源來利用,即到消費者后的階段,尤其是一次性塑料,使用一次后即遭到丟棄,泄漏到自然界和海洋中,造成海洋和河流污染,對自然和生物多樣性產生破壞。

          在政策方面,如何有效地改變這種狀況,積極推進塑料污染治理?我們來回顧下相關的一些政策。

          政策一:《關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

          2017年7月底,中國國務院辦公室印發《關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提出了規范洋垃圾入境與固體廢物管理的要求。這項決定引發了全球塑料回收再生行業的巨大變動,中國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2019年5月,聯合國巴塞爾公約也通過了將廢塑料列入跨境轉移廢棄物監管范圍。

          在中國禁止廢塑料進口之前,歐美大量的分類后的生活廢棄物,稱為消費者后塑料(PCM)出口到中國和東南亞,中國塑料再生行業也在此基礎上,隨著經濟發展而逐漸形成規模經營,塑料再生利用量不斷增加,由此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塑料再生市場。中國廢塑料處理設備和技術產業也是在這基礎上發展出來的,以其適用性強和經濟性對于發展中國家的固廢處理也有優勢。

          本項政策徹底改變了過去利用國外進口廢棄塑料加工的狀況,促使塑料再生行業轉向國內尋找來源,參與回收體系的建設。之前的回收體系是靠拾荒人群、市政清運體系和再生中小企業所構成的塑料再生舊價值鏈,再生行業的利潤來自于再生塑料比新料價格差。而現在再生行業要負擔回收的成本,淘汰拾荒人群后人力價格的上漲,環保規范化,此外,還受到來自上游原油價格持續走低和化工行業產能不斷擴張的夾擊,形成再生塑料價格貴于原生新料價格的局面,導致再生塑料產業失去利潤空間。中國傳統的塑料回收體系被打破,這個體系之前是自發生長出來的,以家庭和中小微企業為主。而現在這個體系已難以為繼,在這個回收體系中,我們發現生產商、品牌商以及零售商和消費者都是缺失的。

          我們看到這一政策是打破了原來的體系,減少了塑料對環境的污染,然而,帶來了新的問題是,如何再構建新的回收體系,把塑料回收回來,如何讓這些缺失的環節加入進入?

          加之對比,我們看一下國際政策是如何將生產者納入回收再生系統?

          政策二:歐盟的生產者責任延伸制

          在中國禁止洋垃圾進口的同時,全球也在興起應對塑料污染的行動并成立各種聯盟,艾倫麥肯阿瑟基金會(2016)在其‘新塑料經濟學’報告中提出用循環經濟的眼光看待塑料回收利用。循環經濟的核心是構建閉環,促使各方參與;第二是資源高效,必須制定明確的回收目標將塑料資源化利用,而不是歸于填埋,使其在經濟流通中材料的價值最大化;第三點是盡量減少材料消耗,實現零廢棄。塑料由于其石油基的屬性,雖然可以焚燒但屬于能量回收,不是最佳的回收選項。

          最為積極的是以歐盟為代表推出的“循環經濟下的塑料戰略”,歐盟已經認識到塑料作為再生資源的作用,并制定了強有力的政策目標來推動。提出到2030年所有塑料包裝要可重復使用,且60%塑料包裝再利用和再生。并修訂了廢棄物框架指令(WFD)和包裝和包裝廢棄物指令(PPWD),在修訂的法規中設立了新的回收目標并規定了生產者責任延伸的強制性計劃。

          生產者責任延伸制(EPR)即生產者對產品的責任延伸到產品生命周期的消費后階段,EPR和循環經濟政策密切關聯,以提高資源效率為本質要求。在歐盟的回收利用和再生目標下,大多數國家頒布了相關政策,要求企業支付部分或全部收集和回收成本。而這回收成本中,有工業和地方政府之間分攤;工業強制費用是按照價值鏈分,由每個環節負責的主體分擔。這些費用包括回收包裝與市政廢棄物之外,單獨對回收的包裝進行分選進入回收的物質流;費用中也包含對消費者的教育。通過這一體系,將生產者、消費者等都放在閉環中。為了更大規模地回收,歐盟也在與相關行業合作推進標準化,制定分類塑料廢物和再生塑料的質量標準。

          2018年10月底,艾倫·麥肯阿瑟基金會和聯合國環境署共同發起‘新塑料經濟全球承諾’,目前,已有400多家全球領先公司企業加入,這些企業代表全球20%塑料包裝生產量,該承諾聯合企業、政府和各非政府機構,承諾到2025年100%實現可回收,可堆肥,使用超過25%的再生材料。

          對比國際政策,我們看到中國的政策還在逐步展開,先從禁止開始,由于中國之前沒有建立垃圾分類治理的法律制度,導致市政垃圾中大量的包裝廢棄物沒有資源化利用。后續需要秉承可持續廢棄物管理的理念,特別是將塑料包裝作為資源建立單獨回收體系,或與其他資源廢棄物一起回收。采用何種模式,與城市廢棄物體系、回收成本和再生行業有著非常大的關系,所選擇的回收方式各不相同,需要與城市垃圾分類和規劃結合,和不同的財政收費體系相關,而不是盲目地照搬照抄國外模式。

          政策三:《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

          2019年9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通過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預示著應對塑料污染問題的最強政策的到來。2020年1月19日,發改委和生態環境部聯合發布具體的意見,提出到從2020到2025年不同階段的禁止、限制和替代目標。與之前政策相比,中國2020年最新“限塑令”的進步在于著眼于在整體性塑料循環產業鏈的構建。2020年3月,發改委和司法部發布的政策文件《關于加快建立綠色生產和消費法規政策體系的意見》,雖然這不是針對塑料,但其中很多內容都與法規體制建設有著密切關系。如明確了推行綠色設計,和推行綠色設計的政策機制。建立再生資源分級質控和標識制度,推廣資源再生產品和原料。這都表征著政策從標準源頭開始啟動。

          此外,還特別強調需要正確建立對于可降解塑料的認識,消費者常會誤認為這些可降解塑料袋是可以自然分解的,而實際上大多數可稱為降解塑料只能在高溫工業堆肥下分解??山到馑芰弦彩侵傅乃芰仙a環節,對于其后端處置,也必須分開回收。

          因此,推動可持續發展真正是需要改變人們的思維和行為,從生產者,消費者,到回收再生行業各自都有自己的責任,才能真正完成這一艱巨的環境挑戰。

           
           

          一级毛片免费看视频